必威平台

<acronym id="lnlpw"></acronym>
  • <track id="lnlpw"><em id="lnlpw"></em></track>

    <span id="lnlpw"><blockquote id="lnlpw"></blockquote></span>
    1. <span id="lnlpw"><sup id="lnlpw"></sup></span>
        <strong id="lnlpw"></strong>
        <strong id="lnlpw"></strong>
          <ol id="lnlpw"></ol>
          TXT小說下載網 > 修仙有劫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是,玄蜃

        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是,玄蜃

          最新網址:www.szmhm.com
              黎星隨手,便是對著那洋溢著幸福的,肥嘟嘟的臉上甩了幾個巴掌。

              頓時感到心中一陣舒爽,別看這死胖子的臉肥嘟嘟,手感倒真不錯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見對方也沒個反應,黎星干脆又甩了幾個巴掌。

              啪~啪啪~

              清脆而又響亮,手掌打在那肥嘟嘟的圓臉上時,還因對方的臉有著彈性被彈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爽!

              只見那肥嘟嘟的圓臉,在黎星的巴掌照料下,跌宕起伏,一層一層如同海面上的波浪。

              隨即黎星對著陸林的耳邊,吼道:“胖子,陸胖子,快醒醒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誰知,陸林卻是迷糊中,摸了摸那張剛吃了幾記清脆響亮巴掌的嘟臉后,翻了個身,繼續睡去,似乎是找了個舒適的姿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~別吵,本大爺我吃著呢,爽著呢!”翻身的同時,陸林的嘴上還念叨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黎星也是笑哭,這胖子他了解,專注力極差,還不靠譜,經常容易跑偏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若說有什么事物能吸引他的注意,那就是吃......對于吃,他有著超乎常人的執著,否則三年前,也不會因此失去拜師宗門的機會。

              嘿~

              黎星站起身軀,抬起右手,掄出一個半圓弧度,大有一副一擊扇傻對方的架勢。

              蓄勢待發,只差臨門一掃,地上的陸林,那張肥嘟嘟的圓臉即將平衡不在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哇,頭好痛呀?!标戧貎旱穆曇?,卻在此時傳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咚~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呦?!?

              一道摔倒的聲音響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轉身看去,陸曦兒正晃晃悠悠的站起身軀,可是腿下一軟,卻是又摔到在地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黎星趕忙上前將陸曦兒扶起,陸曦兒坐起身子,眼眸還是緊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雙手正按著頭部,感到腦海轟鳴,無法回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曦兒,你醒啦,感覺怎么樣?!崩栊且婈戧貎禾K醒,果斷不管地上的那只死胖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~頭好疼呀,感覺好像炸了一樣......”陸曦兒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眸,頓時驚慌一聲,“啊,黎,黎星大哥?!?

              陸曦兒見到眼前的黎星,頓時俏臉一紅,精神都是恢復了幾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這是在哪啊,發生了什么嗎?!眲偺K醒的陸曦兒,一時間腦?;靵y,意識有些恍惚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急,曦兒你先坐下,平心靜氣,調養恢復一番?!崩栊莿t是耐心的說道,更是傳入一股福法力進入陸曦兒的身體,為其平心靜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陸曦兒輕輕點頭照做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是此刻,她的腦海依舊感到轟鳴不斷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先是遭到魔獸汨羅的血煞戾氣襲擊,險些完全喪失理智,而后黎星以冰寒法力,化解二人體內的九成九的血煞戾氣后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當二人即將蘇醒的時候,卻又是被書生男子‘旗’以血勢之力沖入天靈,強行封印了靈識,致使二人久久未曾蘇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二人的狀態,與普通的暈厥有所不同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論魔獸汨羅的血煞戾氣,或書生男子‘旗’的血勢之力,都是剝離了二人的靈識。

              唯一的區別在于,血煞戾氣極為狂暴,進入體內,瘋狂的破壞著身軀內的一切,并且要吞噬靈識,喧賓奪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書生男子‘旗’的血勢之力,卻是直接進入二人天靈,將二人的意識阻隔封印在靈魂海,致使二人靈識無法回體,處于假死暈厥的狀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有一點,卻是相同,靈識的長久離體,將會降低對自身身軀的掌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此,陸曦兒才會在蘇醒后,依舊感到腦海轟鳴,有些掌控不了自己的身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胖子,別睡了!”黎星見陸曦兒正在調息,走到陸林身邊,踹了一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~別鬧~”陸林則是擺了擺手,還沉浸在夢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聚仙樓新品,鱘龍蒸,先到先得,搶完即無......”黎星翻了個白眼,無奈的模仿聚仙齋店小二的聲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聚仙樓新品!搶~”陸林當即起身,雙眸綻放光芒,嘴角還有著哈喇留著,看了一眼四周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卻是淡藍水幕外高陽照,幕內空曠僅二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陸曦兒正在一旁盤膝打坐,自我調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身前正有著一道身軀看著自己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陸林皺眉說道:“你大爺的黎懟懟,又騙我,你賠我好夢?!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賠你好夢呢,再不走就來不及了,距離我們玄海秘境的考核,估計只剩三個時辰了?!崩栊谴舐暫鹊?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!三個時辰?!标懥肿屑毧戳艘谎鬯闹?,發現三人此刻依舊是在古殿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身上的護身寶物也是無一觸動,這一場景就如同三人,準備進入古殿前一模一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又騙我了,我們來時只過去一個時辰,這都沒進古殿,怎么可能就只剩三個時辰了?!标懥钟X得黎星又在忽悠自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黎星大哥,到底發生什么了,我只覺得自己,好像被一股波動拽進古殿。然后就感覺身體不受控制,再然后就不知道了?!标戧貎赫{養片刻,心神恢復了一些,也是走上前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玄蜃......”黎星臉色鄭重,一臉認真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在古殿內,答應書生男子‘旗’不對任何人講起今日之事,黎星便已經想好了理由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玄蜃幻境防不勝防,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,就會被拖入幻境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此來掩蓋汨羅古殿中發生的一切,卻是最為合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一只靈元境后期的玄蜃,將我們拖入了幻境,先前我等準備進入古殿探查時?!崩栊钦J真的說著,面目神情......毫無波瀾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當時其實就已經中招,進入幻境后,我也是久久未曾發現,好在此處似乎有著陣法壓制?!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被拖入幻境后,一直沒有妖獸襲來,僥幸逃過一劫,我覺察情況不對蘇醒之時,與那只玄蜃碰了面?!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在我們處于古殿陣法范圍,玄蜃雖依靠幻境吞噬我等體內法力,卻無法進來?!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只是當時我的法力也是近乎枯竭,無奈只能依靠陣法保護,那只玄蜃見我蘇醒,又知對我們無可奈何,于是也便退走了?!崩栊窍蚨四托牡慕忉尩?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好比是闡述一件最為真實的事實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陸林二人聽著,當黎星說到此處有一片陣法時,不約而同的抬頭望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果然,高空之處有著一塊晶瑩剔透的法印,正散發著無盡威能。

              道道陣法漣漪光幕,自法印向四周籠罩鎮壓著,二人通過感應知道,這是一座封印大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先前來時并沒有發現這座大陣,此刻卻是有了,加之此刻,體內卻有法力不濟的現象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來先前,果真是被玄蜃拖入幻境給騙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二人心中一想,覺得合情合理,因此對黎星的話語,也就沒有任何懷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可是我們被玄蜃拖入幻境太久,以至于外界都已經過去了好久?!崩栊且婈懥侄说纳裆?,也知被自己蒙混過關了,當即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所言三個時辰,也是我的感覺,具體時間到底過去了多久,我也不知?!崩栊堑哪樕下冻隽藵鉂獾目喑?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該死的玄蜃,別被大爺我抓到,浪費大爺我這么多時間,要是被我抓到,看我不把它活剝了!”陸林當即氣氛的跺著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煩呀,這樣的話,我們會不會都已經錯過考核時限了呀?!标戧貎阂彩菗鷳n的說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應該不會,我早你們一步蘇醒,那只玄蜃還在,想來應該沒有過去太久,這次怪我,前去灰蒙山谷是我的決定?!崩栊菨M臉痛心的說著,實則心中也是很不舒服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陸林二人如此信任自己......可是已經答應書生男子‘旗’不對任何人,說起汨羅古殿一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既然已經選擇隱瞞二人,那就演戲演到底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同時黎星也的確是深深的內疚,二人因為自己耽誤了如此之久的時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若是最終得以通過考核也就算了,若是因為時限的原因最終失敗,黎星將會內疚一生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畢竟二人前來天玄宗......也是因為自己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不怪你,黎星大哥!”陸曦兒睜著那雙明亮純潔的大眼睛,看著黎星,鄭重的說道,眸中滿是激勵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黎懟懟,誰能知道這些事呢,別在意,我們相信你的決策!”陸林此時也是走過來,拍了拍黎星的肩膀,淡然的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其實我......”黎星見二人的樣子,實在是不忍欺騙二人,欲說出實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少主!切勿忘了答應‘旗’的,此間之事萬萬不可對他人說起,切記切記!”書生男子‘旗’的聲音,突然在黎星腦海響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若是魔界知曉你為古殿主人,魔族定會大舉前來緝拿你,若是被放出魔獸汨羅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去吧,前方三里,‘旗’為少主打開了一條空間通道,少主可以借此回到來時之地!”書生男子極為凝重的說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此刻黎星三人,依舊在汨羅古殿外,書生男子‘旗’則在殿中,也是時刻關注著黎星的情況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見黎星即將承受不住心里防線,欲全盤托出時,趕忙出聲喝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放心,我們一定能夠通過考核的!”黎星調整心態,對陸林二人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黎星在心中暗暗決定,日后若有機會,定當好好補償他們二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走吧,我剛才探查過了,前方不遠有一道空間通道,想來便是回到玄海秘境的路?!崩栊侵噶酥盖胺?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至于這條通道,自然是書生男子‘旗’為黎星打開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三人同行,回時的路比來時平坦許多,有著黎星流水道域的輔佐,僅僅三里路片刻就到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見一道散發著層層空間波動的漩渦通道,出現在三人面前。

              來到天玄宗后,時常會見到這些莫名其妙出現的空間通道,因此陸林二人也沒多想,與黎星一同走入......

          最新網址:www.szmhm.com
          桂东| 达川| 容城| 赞皇| 分宜| 文水| 巴彦| 慈利| 宜宾县| 阳泉| 胶州| 邱北| 务川| 引水船| 临安| 翁源| 榆社| 扎兰屯| 畹町镇| 睢宁| 白沙| 织金| 托克托| 西峰| 东吉屿| 常宁| 西乌珠穆沁旗| 达拉特旗| 满城| 龙岩| 运城| 潞江坝| 绥化| 承德| 禄劝| 抚顺| 澧县| 榆林| 镶黄旗| 望谟| 东明| 闽侯| 舟曲| 裕民| 晋城| 伊通| 河卡| 武安| 河间| 定海| 准格尔旗| 沿河| 化德| 昌图| 华阴| 通河| 营山| 珙县| 东川| 韶关| 商丘| 六枝| 武定| 萍乡| 娄烦| 千阳| 周口| 博山| 文成| 宜州| 岳阳| 沾益| 建平县| 仙居| 郏县| 东台| 利川| 桦南| 太和| 佛坪| 章党| 泰山| 东山| 阿拉善右旗| 赤城| 绥江| 襄樊| 南阳| 上犹| 逊克| 阿尔山| 麻黄山| 遂昌| 小灶火| 牙克石| 巴楚| 杜蒙| 潞西| 通河| 东平| 武汉| 衡水| 环县| 彝良| 祁东| 吕泗渔场| 吴县| 关岭| 乌拉特中旗| 弥勒| 土默特右旗| 陇川| 临沭| 达日| 焦作| 和布克赛尔| 寿阳| 马公| 通海| 三明| 礼县| 乌审召| 平武| 东山| 洪家| 延寿| 从江| 昌都| 永福| 高碑店| 南溪| 阳江| 莫索湾| 台北市| 镇康| 周宁| 株洲县| 广汉| 五台县豆村| 镇原| 满都拉| 乌拉盖| 清镇| 嘉祥| 杂多| 怀安| 东山| 景谷| 东川| 佛坪| 绍兴| 嵩明| 闻喜| 辽阳| 乳山| 远安| 黑山头| 赤城| 郁南| 鸡西| 西乌珠穆沁旗| 大理| 卢龙| 扶沟| 明水| 灵寿| 米泉| 汝城| 宁都| 乐山| 宁阳| 凤台| 龙游| 双流| 马边| 丽江| 获嘉| 饶阳| 饶平| 正镶白旗| 株洲| 昌江| 涿州| 乌什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富民| 尼勒克| 永登| 繁峙| ??| 嵊泗| 乐平| 方正| 樟树| 馆陶| 潜山| 萧县| 通辽钱家店| 二连浩特| 乌拉特前旗| 门源| 泗阳| 巧家| 怀集| 温县| 龙游| 巴马| 望谟| 平远| 呼和浩特市郊区| 通渭| 金溪| 怀集| 玉林| 嵊泗| 博乐| 安岳| 丰润| 宁强| 海力素| 江华| 新林| 镇江| 大港| 平南| 霍州| 仁和| 商洛| 大丰| 邕宁| 邵阳县| 西青| 河卡| 泰州| 岳普湖| 塔城| 巩留| 阳春| 兰西| 盐源| 怀远| 施秉| 新邵| 波密| 龙口| 凤冈| 正镶白旗| 蚌埠| 西乡| 温宿| 阿拉善右旗| 通州| 连山| 潞江坝| 屏边| 大埔| 怀集| 本溪| 贵溪| 孙吴| 乐清| 如东| 锡林高勒| 绥滨| 登封| 安新| 喜德| 远安| 阿克苏| 伊宁| 宁阳| 恩施| 喀什| 古浪| 中泉子| 霞云岭| 宾县| 遂平| 桂林农试站| 五华| 石林| 安新| 蕉岭| 龙门| 辽中| 曲麻莱| 襄汾| 新宁| 应县| 沈阳| 威远| 株洲| 华县| 威远| 锡林浩特| 思南| 武山| 随州| 闵行| 安多| 普陀| 武汉| 青龙山| 葫芦岛| 叶城| 安溪| 米脂| 全州| 托勒| 塘头| 勐海| 苏尼特左旗| 慈利| 湟源| 和林格尔| 达拉特旗| 头道湖| 灵石| 江宁| 朱日和| 庆元| 马尔康| 南海| 容城| 户县| 石棉| 兴义| 图里河| 鹿邑| 鲁山| 马公| 巢湖| 周至| 兰考| 溧阳| 嵊山| 舞阳| 蓬溪| 邳州| 洛南| 西青| 株洲| 神池| 宁国| 额尔古纳| 琼结| 瓜州| 南江| 永丰| 托勒| 池州| 南澎岛| 五常| 奉贤| 乾县| 河曲| 无极| 天山大西沟| 新干| 广安| 仙桃| 燕尾港| 甘南| 平定| 德江| 安阳| 安岳| 礼泉| 沙塘| 广德| 华容| 临汾| 富裕| 长乐| 苏尼特右旗| 巴仑台| 广州| 马站| 阿合奇| 吕泗| 绿葱坡| 新田| 大宁| 丹凤| 沙雅| 桂阳| 银川| 清涧| 广灵| 奉新| 通辽钱家店| 锦州| 平湖| 兴和| 黄梅| 山阴| 龙胜| 雷州| 应城| 马鬃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