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威平台

<acronym id="lnlpw"></acronym>
  • <track id="lnlpw"><em id="lnlpw"></em></track>

    <span id="lnlpw"><blockquote id="lnlpw"></blockquote></span>
    1. <span id="lnlpw"><sup id="lnlpw"></sup></span>
        <strong id="lnlpw"></strong>
        <strong id="lnlpw"></strong>
          <ol id="lnlpw"></ol>
          TXT小說下載網 > 吾神名祜 > 第二百零六章 虛實之火

          第二百零六章 虛實之火

          最新網址:www.szmhm.com
              懷薇釋放出被困在盤古山內的上古兇獸窫窳,期望借此拖住仙帝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窫窳不負懷薇所望,被仙帝手中的裂魂斷骨刺激發了戰意,打算跟仙帝正正經經地打一場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仙帝被窫窳突如其來的宣戰弄得一頭霧水,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,但這并不妨礙仙帝應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窫窳的攻擊像之前一樣直來直往,見仙帝擺出準備交戰的姿態,沒有多說一句廢話,上來就是一個爪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冒著鮮紅火焰的熊爪朝著仙帝的面門襲來,仙帝不慌不忙地用裂魂斷骨刺去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這一次的攻擊跟第一回的不太一樣,裂魂斷骨刺擋住了爪擊,卻擋不住靈活的烈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熊爪上的鮮紅火焰繞過了裂魂斷骨刺,徑自向著仙帝的面容席卷而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火焰逼近仙帝的面龐,通紅的火光映照著仙帝的側臉,使得他看起來增添了幾分陽剛之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在火焰即將燎上仙帝側頸的頭發時,一道小型的屏障擋住了火焰的侵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那被攔住了去路的火焰并沒有就此偃旗息鼓,它與屏障相抵牾,絲毫不減威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神祜,窫窳和仙帝的實力誰強誰弱?”亦心緊張地看著勢均力敵的態勢,覺得局勢并不怎么明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道?!睂τ诟E窳和仙帝的強弱問題,懷薇沒有直接下斷言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???”亦心狐疑地問,“神祜,你是不是故意不想說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就算是吧?!睉艳钡穆曇粢呀涊p的不能再輕,如果不仔細聽,或許會把她的聲音當作呼呼作響的風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?!钡囊宦晜鱽?,這是窫窳輕輕彈指時,爪子跟裂魂斷骨刺相擊時發出的聲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錯,不錯,這聲音真是悅耳?!备E窳不迭聲地夸贊,看樣子對仙帝這個對手和他所持有的武器十分滿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隨著這一輕描淡寫的爪擊,又一道火焰襲向仙帝,這一回朝著的也是仙帝的頸側,但與剛才那一道不是同一個方向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尋常的仙面對這接二連三的突襲,定然是左支右絀,捉襟見肘,分身乏術,很有可能第二回合就無法招架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仙帝畢竟是一界之主,擁有非同一般的應變能力和非比尋常的力量,能一心二用甚至三用。

              第二道火焰依然沒有得逞,被仙帝施放的另一道屏障攔在了離側頸不遠的地方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方火焰的映照下,仙帝的臉變得通紅,看上去也沒那么冷冰冰的了,比他慣常的感覺多了一絲可親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神祜,你覺不覺得有了這火的襯托,仙帝多了一點人情味?”亦心察覺出火光對于仙帝外貌的改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懷薇沒有回應亦心,她的魂體晃晃悠悠,顯然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居然能擋得住本座的兩次試探?!备E窳贊了一句,隨即大聲說,“本座倒要看看你能擋得了幾次?!?

              方才的兩次攻擊其實都算不上是正經的攻擊,不過是窫窳在試探仙帝的實力虛實,小試牛刀而已。

              話音一落,第三道第四道火焰齊齊出現,朝仙帝奔襲而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道火焰分兵而進,一道朝著面門而去,一道沖著喉間去,速度威勢不相上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仙帝如今面對的形勢不可謂不危急,窫窳的爪子依然橫亙在眼前,被裂魂斷骨刺刺堪堪擋住,看起來隨時會被突破的模樣,而先前的兩道火焰依然停在仙帝的頸側,如臥榻之畔的猛虎,每時每刻都在威脅著仙帝的安危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眼下,又有兩道同等威力的火焰來湊熱鬧,仙帝此刻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??!”仙帝面臨的危局連亦心都替他捏一把汗,見火焰快沖到仙帝跟前時情不自禁地叫喊出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仙界之主的名頭可不是白得的,仙帝的反應比一驚一乍的亦心可要淡定多了,不慌不忙地召喚出屏障抵擋烈焰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至此,窫窳發出的四道火焰盡數被屏障阻隔,仙帝一根頭發絲都沒被燎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很好?!备E窳見此,興致更高了,上下打量仙帝,目光中帶著審視,沒了最初的那種輕蔑,帶著贊賞的語氣對仙帝說,“你的實力不錯,配當本座的對手。剛才不過是活動活動筋骨,接下來本座就要動真格的了,希望你別死得太快?!?

              仙帝并沒有被窫窳的話嚇到,臉上仍然是一派漠然的神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窫窳收回抵在裂魂斷骨刺上的利爪,四道威勢不減的烈焰也隨之熄滅,看樣子他是準備大展拳腳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神祜,當年你是怎么收服這頭兇獸的?”亦心詢問懷薇,“又是怎么把他禁錮在盤古山這么多年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忘了?!睉艳逼D難地吐出兩個字,似乎當時降服并封印窫窳的記憶已經模糊不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亦心察覺出了懷薇此刻虛弱的狀態,沒再繼續找她搭話,輕輕應了一聲算作回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再次將目光轉向仙帝和窫窳時,亦心的眼中帶著顯而易見的焦躁,為他們此時此刻的處境,也為懷薇的現狀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窫窳所謂的動真格,就是放棄了最初的小打小鬧,全身心地投入這場對決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仙帝也收起了無所謂的態度,將兩把裂魂斷骨刺緊緊握住,目光中透著堅毅,嚴陣以待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先出招的自然是迫不及待跟仙帝切磋的窫窳,他用兩邊的爪子左右劃拉了兩下,不咸不淡地說了兩個字;“幻火?!?

              就這么看似簡單的兩下,凌空幻化出數十道烈焰,向著仙帝而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才的那四道火焰與如今這數十道烈焰根本不能相提并論,無論是速度還是威勢都是小巫見大巫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數十道火焰倏忽間凝成一股壯大的火焰流,倏忽間又重新分裂成數十道,分分合合,變幻多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實則虛之,虛則實之。窫窳的火焰之術已經修煉得爐火純青,感覺這火焰像是生出了靈智一般,都有思想了?!?

              亦心看著看著,不自覺地開始點評起窫窳施展的幻火之術來,對這種術法靈活的變換特性極為贊賞。

              懷薇對此不發一言,只是看著窫窳和仙帝不算激烈的戰況,眼中無悲無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她在靜待時機,等著仙帝和窫窳打得如火如荼,難解難分的那一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到了那時,她便可以帶著盤古山的眾妖怪從中央島嶼上撤離,朝山口而去,離開盤古山。

              烈焰以變幻莫測的姿態沖著仙帝而去,離仙帝還有一臂距離的時候被一道無形的屏障擋住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眾妖怪目不轉睛地盯著火焰的動態,本以為這般與眾不同的靈巧烈焰會有別樣的看頭,沒想到這么簡單就被攔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停滯不前的火焰,此時此刻,妖怪們的眼中彌漫出失落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還沒等這種失落顯露在表情上,火焰有了新的動勢,它破了仙帝設下的屏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破了!破了!”妖怪們的語氣聽起來有些興高采烈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仙帝倒是沒有受多大影響,也沒有因這個小小的挫折而生出消極情緒,他顯得很淡定也很從容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透明屏障被烈焰沖破,仙帝立刻幻化出另一道黑色的屏障,與禁錮懷薇的那一道有些相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從上一個屏障碎裂到這個屏障出現,中間幾乎沒有間隙,可見仙帝的反應之快,心性之穩,非比尋常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仙帝也是個狠角色,他的應變能力和心性都不是一般仙者能比得上的?!币嘈暮敛涣呦У乜滟澫傻?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黑色的屏障不像剛才那道透明屏障那么脆弱,看起來所向披靡的烈焰竟然一時無法突破。

              盡管沒有之前順利,但幻火的突破之行還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,黑色的屏障出現了破裂的趨勢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在屏障看起來將要碎裂之際,一股黑色的火焰冒出來,與窫窳的幻火相抵牾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被懷薇稱之為“幽冥之火”的黑色火焰,據說可以吞噬萬物,可面對幻火時卻無法使其消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幻火無動于衷,不論是大小還是高度,都沒有絲毫減損,其威力隱隱有壓倒幽冥之火的趨勢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幽冥之火退縮了,往后稍稍移動了些微的距離,雖然只是指節那么長,但它確實被逼退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可能?!毕傻勐冻鲭y以置信的神色,喃喃自語道,“幽冥之火是火中之皇,天底下沒有任何火種能出其左右。它能吞噬萬物,能消磨任何火焰,至今為止,從無例外,這幻火究竟有什么特異之處,居然能躲過幽冥之火的吞噬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窫窳得意大笑,大方地跟對手仙帝透露自己的底細,“小仙主,本座的幻火并不是真正的火焰。它是虛幻的,不過是由力量幻化而成的,只有火焰的外形,卻沒有火的本質,虛有其表而已。說到底,它是假的?!?

              仙帝無法接受窫窳的解釋,眼睜睜地看著幻火步步緊逼,而幽冥之火寸寸倒退,一不留神就分心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方對峙中,最忌諱的就是不專心,仙帝犯了大忌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沒了堅定心力的支撐,幽冥之火歘一下就滅了,倏忽間,幻火逼近仙帝的面門,把他的頭發燎著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等仙帝反應過來,急速倒退時,他的發尾都被燎沒了,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焦糊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窫窳,你不是說幻火不是真正的火嗎?那怎么會燒著本帝的頭發?”仙帝質問窫窳。

          最新網址:www.szmhm.com
          遂平| 双鸭山| 夷陵| 茶卡| 延边| 南雄| 桂林农试站| 平远| 太华山| 贺州| 魏山| 乌兰乌苏| 和平| 鸡泽| 海安| 元氏| 夹江| 博乐| 乌兰| 天山大西沟| 江宁| 林西| 镶黄旗| 呼和浩特| 银川| 高力板| 西昌| 左云| 寿阳| 马坡岭| 略阳| 杭锦旗| 蔡甸| 盐亭| 西充| 垫江| 羊山| 五莲| 榆社| 赫山区| 藤县| 嘉义| 大佘太| 阳信| 开平| 申扎| 太平| 栾城| 塔中| 景县| 湖州| 肥西| 太原古交区| 五峰| 江永| 吐鲁番东坎| 汕头| 茫崖| 峄城| 安多| 钦州| 武乡| 绿春| 长宁| 新津| 庆城| 新巴尔虎右旗| 南安| 灵武| 沁县| 索伦| 德清| 香河| 普兰| 准格尔旗| 拐子湖| 梁平| 汇川| 林芝| 嘉定| 莱西| 西峰| 五大连池| 突泉| 华安| 乌兰浩特| 昭通| 韶山| 安溪| 平坝| 富顺| 梁平| 同安| 巴音布鲁克| 莱阳| 广饶| 元谋| 闽侯| 秀山| 南充| 三江| 天水| 香日德| 灌云| 禄劝| 潞西| 海淀| 恭城| 余干| 旬阳| 小金| 安阳| 红原| 斋堂| 兴县| 金华| 湟源| 内黄| 羊山| 明溪| 金华| 苏家屯| 赤水| 榕江| 永署礁| 南丹| 西乡| 平度| 柳江| 农安| 承德县| 治多| 西青| 南宁城区| 枝江| 昌吉| 金沙| 福清| 开鲁| 青州| 维西| 东平| 马边| 栖霞| 番禺| 武汉| 吴堡| 红原| 金秀| 邛崃| 宜宾农试站| 永胜| 贺兰| 吴县东山| 玉门镇| 花溪| 揭西| 蛟河| 崆峒| 卫辉| 磐安| 永济| 保定| 崇信| 铅山| 中江| 阳曲| 东莞| 安陆| 弥渡| 德兴| 宁阳| 雷山| 涠洲岛| 金寨| 宁明| 万源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临夏| 郸城| 建平| 库车| 海宁| 浦东| 万荣| 潞城| 雅江| 榆树| 左权| 江山| 聂拉木| 英德| 鄢陵| 丽水| 呼玛| 商南| 大武| 温泉| 金塔| 那曲| 安龙| 灵邱| 新界| 简阳| 湟源| 辰溪| 如东| 宁波| 霞云岭| 磴口| 察隅| 陈巴尔虎旗| 义县| 陆丰| 石景山| 大柴旦| 西乌珠穆沁旗| 文山| 通海| 滨海| 阳信| 鄞县| 翁源| 偏关| 黄梅| 揭西| 梁河| 义乌| 茶卡| 平潭| 濮阳| 梅州| 芦山| 城固| 奈曼旗| 越西| 华山| 宝兴| 东兴| 金山| 花溪| 胡尔勒| 马鞍山| 德庆| 若羌| 琼结| 宜章| 凤翔| 加格达奇| 杜蒙| 老河口| 乌拉特中旗| 密山| 嘉善| 全南| 阳泉| 米脂| 廊坊| 通什| 绥棱| 静海| 朝克乌拉| 菏泽| 丹凤| 宣汉| 泰州| 合肥| 翼城| 盐源| 霍尔果斯| 汝阳| 舞钢| 马鞍山| 嘉义| 杞县| 范县| 济南| 祁东| 滦县| 滨海| 莒南| 高雄| 河南| 石屏| 深州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临漳| 泉州| 修文| 桂林| 象州| 江川| 广平| 博兴| 礼泉| 太谷| 宜黄| 和硕| 定州| 石浦| 布尔津| 鲁甸| 梨树| 三门峡| 岑溪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千阳| 固原| 旬阳| 全椒| 潞城| 新平| 双城| 头道湖| 抚宁| 普洱| 桐城| 南平| 康平| 鄄城| 海南| 开鲁| 香港| 硇洲| 曲麻莱| 青龙| 丹东| 美姑| 蓬安| 金湖| 塘沽| 铁卜加寺| 岱山| 墨竹贡卡| 宣恩| 克什克腾旗| 西充| 巴彦| 安溪| 浦东| 平潭| 贡山| 武隆| 霞云岭| 遂昌| 永仁| 静乐| 清流| 连山| 林口| 璧山| 五道梁| 长春| 富阳| 安泽| 舒兰| 南通| 托克托| 融水| 文成| 景洪电站| 陇川| 宾阳| 民丰| 康平| 阿克苏| 安远| 青阳| 陶乐| 庆阳| 海盐| 安塞| 沂源| 五莲| 信丰| 贵定| 石岛| 六枝| 余江| 新巴尔虎左旗| 汕尾| 蔡家湖| 辛集| 张家口| 波阳| 平利| 七台河| 台儿庄| 肇东| 宝山| 鄂托克前旗| 乐业| 深圳| 万年| 鄂伦春旗| 禹州| 香港| 东丰| 萍乡| 罗源